RSS订阅 | 存为首页 | 收藏本站| 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投资进贤 > 县内刊物 > 进贤文苑 > 正文
给宝宝讲那过去的事情
发表时间:2019-06-17   来源:军山湖诗歌学会   作者:三石   浏览次数:196    [打印]  [关闭]

      “阿公,你小时候看电脑板啵?”一次,外孙女跷跷问我。
      我回答:“我那时候哪里有电脑板看哦?”
      “为什么?”跷跷用疑惑的眼睛盯着我问。
      “家里穷啊。”我告诉她,“那时连饭都难吃饱,哪里有钱买电脑板买玩具呢?”
       跷跷遂聪明地推测:“都好穷呵?”
       我点头肯定罢,随手翻开新近购买的传记《杨开慧》,指着里面的内容告诉跷跷:“以前,好多七八岁十几岁的小孩就要帮人家打工,这叫童工。他们还经常要挨老板打。吃的也很差,基本上就像猪狗吃的东西一样。”
       跷跷好奇地问我:“他们为什么不上学呢?”
       “还不是家里穷。哪个爸爸、妈妈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上学呢?可是,家里连吃饭、买衣服的钱都没有,爸爸、妈妈不但没有办法供他们上学,还要让他们出去打工挣钱,混口饭吃。”
       接着,我又告诉外孙女:“太太小时候也好可怜,出生不到20天,还没涵涵姨的小宝宝现在大,就被送给别人家做孩子了。”
       “为什么?”跷跷不解地问。
       我回答:“因为太太的妈妈生了好多孩子,自己养不起,就把太太送人了。可怜太太这一辈子从来没跟自己的爸爸、妈妈在一起过个年。”
       “好远吗?”
       “远倒不远,只要走半小时就可回到自己家。可是,”我解释道,“按照风俗习惯,女孩送给别人家做童养媳后,是不能回自己家过年的。所以,太太80多岁了,我还专门陪太太回了一趟她老家过年。只不过,这时候,太太的爸爸、妈妈早已死了。宝宝,你想想,太太,还有《杨开慧》书里说的那些小朋友多可怜啦。宝宝告诉我,你幸福吗?”
       “幸福。”跷跷洋溢着笑脸回答,“我天天跟爸爸妈妈在一起,还有阿公阿婆带,经常能见到爷爷奶奶。我还能上学,有好多可爱的玩具。我好幸福。”
       那天,我和妻子带外孙女到疾控中心去打预防针。等候时,我告诉跷跷,以前没有预防针打,小孩会得很多病,脑膜炎、小儿麻痹症、天花、水痘,等等。
       “还有吗?”听我介绍完,跷跷问。
       “有啊,还有疟疾,我们进贤也叫打摆子。”我继续介绍,“患疟疾好难受,会发高烧,作冷,几床被子盖着都不够。”
       跷跷试探着猜测:“盖10床还会好冷呵?”
       我告诉她:“我在共大读书的时候,有一年得了疟疾,发烧,作冷,病还没好清,我就又跟同学们一起打赤脚下到水田耘禾。”
       “为什么?”跷跷盯着我问。
       “因为我是班长啊。班长做什么事都要带头,带头读书,带头扫地,带头劳动。”我告诉外孙女,“那年我得了两次疟疾,那次下田耘禾后不久,我又患了一次。我整个人瘦了好多好多。”
       上周二,我和妻子带外孙女游览滕王阁。在前往的公交车上,我公孙俩又絮絮叨叨地聊开了,话题由滕王阁自然说到文化,说到读书。我不由得联想起三弟过去读书的事,遂把它讲给外孙女听:“宝宝,三阿公小时候读书好崭劲。太爷爷,也就是我和三阿公的爸爸,晚上不让三阿公看书看晚了。”
       “为什么?”跷跷惊奇地问。
       “太爷爷怕三阿公看书把眼睛看坏了,坏了眼睛,长大了作田都看不见,会吃苦。”我告诉她,“不过,三阿公读书特别用功,太爷爷不让看,三阿公有办法,他就躲进被子里,打着手电筒看,每天总是看到好晚。”
       说完,我又跟外孙女讲起了我自己的故事:“因为我们家很穷,十三四岁时,我放了一年牛挣钱。可是,我又很想读书。看见同学背着书包从身边走过,我经常会流眼泪。放牛时,一般我都会带一本书去看。夏天,我脱下衬衫,罩在头上,背对着太阳看书。”
       “为什么?”跷跷又发了一问。
       我给她解释:“夏天太阳好刺眼。用衣服罩着,能稍微抵挡一点阳光。”
       我又问外孙女:“阿公看书崭劲吧?”
       “崭劲哦。”外孙女回答,“《杨开慧》你看完了呵?阿公现在又在看毛爷爷的书。”毛爷爷的书,指的是我与《杨开慧》同时买的任志刚《为什么是毛泽东》一书。
       “宝宝,毛爷爷超爱看书欸。”
       “比你和三阿公还爱看啦?”
       “比我们超过千倍、万倍、无数倍,不可比。你也要崭劲哦。”我遂与跷跷商量:“宝宝,我们做个实验。这个星期还有两天课上,明天、后天的家庭作业,我们就不提醒你做了,由你自己做主,你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,做完了就拿给我检查。要是实验成功了,这个学期我们都这样,都由你做主。如果这个学期都做到了,下半年读小学了,我们还这样,你自己把握做作业的事。宝宝,你说我们的实验能成功吗?”
“能,一定成功。”外孙女坚定地回答。接着又试探着问我:“阿公,做作业前,你还能给我讲你们小时候的事吗?”
       我立即回答:“没问题呀。以后,我照样会给你讲好多好多过去的事情。”
       随即,我在宝宝脸上亲了一下。
 

我要分享:

相关阅读

上一篇:因“点”而赞

下一篇:算 计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隐私声明 | 版权声明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地图 | 我要纠错
主办:进贤县人民政府    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
承办:进贤县经济信息中心  联系电话:0791-85622611(仅网站维护) 
网站备案号:赣ICP备B2-20050415号
政府网站标识码:3601240002  赣公网安备3601090110546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