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订阅 | 存为首页 | 收藏本站| 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投资进贤 > 县内刊物 > 进贤文苑 > 正文
恋阿公
发表时间:2019-02-21   来源:军山湖诗歌学会   作者:三 石   浏览次数:288    [打印]  [关闭]

       上周五晚上,我走到门口准备回进贤,边换鞋边对跷跷说:“宝宝,再见,跟阿公再见。”
       “阿公不要走,好波?阿公不要走。”正在吃饭的跷跷,连忙放下碗筷,一边说着,一边向我身边走来。
       “宝宝,我要去陪太太。”我俯身拥着她说,“好了,再见,旻旻姨在楼下等我呢。”
       跷跷一脸依恋地抬头望着我:“阿公抱抱我。”
       “这不是抱着吗?”
       “没有抱起来呀。”
        于是,我双手把她抱起来,跟她解释道:“我也想我妈妈呀。宝宝,阿公这次可能要在进贤多住几天,因为家里太阳能坏了,我要去请人维修。”
        稍顷,我放下跷跷,依依不舍地走出家门,踏上回进贤的行程。
        次日,妻子告诉我,我离开后,跷跷连爸妈都不理了,抱着她的腿,眼泪扑簌簌直往下掉,哽咽着问:“阿公才来几天,怎么又要走哦?”
        是没几天。上周五是正月十一日,我是初八才到的南昌。初八下午,跷跷同爸爸、妈妈到南昌西站接我夫妻俩的高兴劲,几天来我都心旌荡漾,还多次向家人、朋友绘声绘色地夸赞描述。当时在出站口,远远看见阿公、阿婆从长长的楼梯上走下来,跷跷洋溢着笑脸不断地向我们挥手。接到我们后,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蹦着,跳着,双手尽情挥舞着,一脸阳光灿烂着。才分别6天,看她竟兴奋得这样。由此,我更加坚信歌舞来自劳动人民的说法。人们一旦遇着开心事,就想尽情表达,喜形于色,于是“手之舞之足之蹈之”。
        我蹲下身,对跷跷说:“来,阿公抱。”于是,她起跑几步,往上一纵,扑向我。我立即接住,把她抱起来,一直抱到地下停车场入口。一路上,跷跷絮絮叨叨向我聊着近几天家里的事:妈妈病了,上午去了医院;奶奶昨天来了我家,我们旅游刚回来……
        昨天(周一)上午,送跷跷上幼儿园,路上她问我:“阿公什么时候回进贤哟?”
        我是头天晚上才来南昌的,但不得不告诉她:“明天回进贤。因为明天是元宵节,我要去陪太太,要不然太太一个人会好寂寞的。”
        听罢我的话,跷跷没再言语。
        我知道她不开心了,故意提起往事以调整她的情绪:“宝宝,还记得我们两人煮汤圆吃吗?”
        跷跷的情绪果然被调整好了一些,很快回答“记得”。
        那是前年元宵节晚饭后,跷跷突然问道:“元宵节怎么没有元宵啊?”于是,我立即放下手中的事,奔往超市买来一包汤圆,用电饭锅煮。跷跷搬来一个小凳,站上去,一直盯着锅里。煮好了,我俩一同吃,喂她一个,我吃一个,把煮的20个吃了个精光。此事其时已以《公孙同煮汤圆吃》一文记载。
        昨晚,跷跷又一再叮嘱我:“阿公,你明天回进贤,要早点回来哟。”
        傻孩子,我又何尝舍得离开呢?可是,进贤,南昌,一边是老母亲,一边是外孙女,我两边都牵挂,谁都不能丢呀。其实,纵使我人在进贤,我也会常常独自深情地脱口念叨:我个崽,宝宝……
        晚上敲完上述文字,我即发给女儿。央视元宵晚会后,女儿发来几条微信:“刚刚把《恋阿公》读给跷跷听,刚读一段,跷跷悄悄地跟我说,快点把手帕拿来。在取手帕途中,她说赶紧,我的眼泪就要出来啦。我问她,还要读吗?她‘嗯’了一声,边听边哭。”“又哭起来了。”……
 

我要分享:

相关阅读

上一篇:我的微信

下一篇:三退三进:我的2018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隐私声明 | 版权声明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地图 | 我要纠错
主办:进贤县人民政府    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
承办:进贤县经济信息中心 赣ICP备B2-20050415号
政府网站标识码:3601240002  赣公网安备360109011054601号